Chris Stellato in Qinghua University Magazine

August 8, 2008
Chinese Flagship news.

清华园里的“洋吆喝”

Stage

——美国留学生石逵思侧记

魏怡真

阳 春四月的清晨,春风拂面身心惬意,清华校园里满园春色尽收眼底,荷塘岸边的垂柳已披满绿绿的枝条和嫩叶,簇簇粉红色的桃花散发着阵阵芳香,荷塘里的水碧波 荡漾,在这样一个春光明媚的早上,一阵阵的快板声透过红花绿柳隐隐传到耳边,“数九寒天冷风飕,年年春打六九头。正月十五是个龙灯会,有一对狮子滚绣球。 三月三王母娘娘蟠桃会,大闹天宫孙悟空又把这个仙桃偷。……你听我唱上一段儿绕口令十八愁。……蛤蟆愁,螃蟹愁,蛤蜊也愁乌龟愁,鱼愁虾愁各有分由。虎愁 不敢把那高山下;狼愁的野心不敢耍滑头;象愁脸憨皮又厚……”未曾谋面时还以为是郭德刚的弟子大清早地跑到美丽的清华园练功呢,循声望去却是一个白皮肤、 蓝眼睛、黄头发,带着纯正北京腔儿的外国朋友——石逵思。初次与他见面,你或许觉得在校园的舞台上似曾和他相识,你可能会暗暗佩服他对中国传统民间艺术的 热爱和执着追求。这就是石逵思,一个来自美国俄亥俄州的留学生。他曾参加过“我的中国故事”演讲比赛(结果尚未公布)和汉语桥汉语大赛(获三等奖),于 2008年参加过由北京市教委主办的“我和北京奥运”北京市外国留学生汉语演讲比赛, 获得了比赛二等奖的殊荣。2009年1月15日,他还作为留学生特邀演出嘉宾在清华校机关2009年迎新春联欢晚会上表演快板《十八愁》绕口令,他诙谐幽 默的表演赢得了全场热烈的掌声,自此他在学校师生中的名气一炮打响。当跟他提及上述荣誉时,他却谦虚地说:“成就倒是不多,但通过这些民间艺术让我认识了 中国文化,认识了许多中国朋友。其实我是纯粹为了艺术而学的,不追求名气!”

“一见钟情”

石 逵思的本科专业是宗教学,对东方的佛学文化有一些了解,2004年起他开始学习中文;2006年,石逵思来到北京语言大学继续学习并于2007年7月回 国;2008年9月,在美国读硕士二年级的石逵思参加了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中文旗舰工程项目,来到清华。他在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硕士专业是汉语,研究方向 是中国民间“说唱变练”艺术。在语言大学读书期间空闲时,他就到校园内的小咖啡厅看书。一杯咖啡,一台电脑,一本书,一支笔,石逵思便徜徉在他自在而能使 他专注的“一人空间”里。因为石逵思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再加上他的平易和热情,北语小咖啡厅里的服务员都喜欢和他闲谈几句,日子久了,就成了朋友。一 天,咖啡厅里的一位服务员给了他几张相声光盘,“你回去听听吧,挺有意思的。”从此之后,石逵思就对相声这门艺术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按他的话讲便是“一见 钟情”。刘宝瑞,马三立等相声名家的段子他都烂熟于心。他慢慢发觉原来中国的表演艺术中有这么多好玩意儿,那何不趁着在中国学习的时间多多了解?于是,石 逵思就逐渐地了解了快板、京东大鼓、数来宝、北京吆喝和中国戏法等传统的中国民间艺术。

“自学成材”

石 逵思把自己喜欢的相声一遍一遍地听,听得多了,好像有了点感觉,有时候,不自觉地还能嘟囔出一小段!要不,自己试着说说?于是,石逵思就开始了他的自学成 材之路——跟随“光盘”先生模仿名家名段!开始模仿光盘学相声的时候,石逵思可没少吃苦头,跟大多数老外一样,他分不清中文的声调和近似音。但是他没有气 馁,反而学习的劲头更足,一有机会就请教自己的中国朋友,照着镜子不断地重复、模仿各种容易混淆的发音。“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随着自己的执著坚持 和努力付出,他的相声越说越好,越说越有名气。2008年3月,在美国的校园里石逵思就被朋友拉去参加比赛。他表演的是一段数来宝——《茶馆》,道具可是 他自己亲手做的,此项比赛给他来了很大的成就感。他感觉到自己的兴趣爱好能给别人带来欢乐和笑声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从听快板到表演快板,听众从美国人变 成中国人,这其中也是有酸有甜。“比赛太辛苦了,其实我是被逼着去比赛的。”说到这里,石逵思笑了。他说,感受文化、学习一技之长不是为了比赛,是因为 “喜爱”这一如此单纯的初衷,正因为喜爱,他才能自学成材,因为喜爱,他才能对中国民间艺术“一往情深”。

2008 年9月,石逵思再次来到中国,来到清华做工程项目,他将自己对中国民间艺术的喜爱与自己的硕士专业相结合,全身心地投入到更加执著的刻苦钻研之中。天桥, 快板沙龙等民间艺人汇集之处都是他流连忘返的地方。师傅杜二成的快板、老师房印庭的戏法和干妈李玉兰的京东大鼓都是令石逵思最着迷。录像看过多少次,老师 们表演过程中的细节之处,石逵思都会用心琢磨。老师们都很喜欢他,被他的执着所感动。

石 逵思在清华的生活简单而纯粹,学习中文和练习快板等民间技艺正是他想要的学习生活状态。有时,他会参加校内校外的民间艺术演出,参加各种演讲比赛、石逵思 也热心地参与公益活动,比如新浪网就曾经报道石逵思作为“九九星团”的志愿者给西城区西长安街道银轩敬老院的20多位老人带去西河大鼓、相声、快板等曲艺 节目。 
 

后记

在 和石逵思接触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了他身上所具有的一些东方人的性格特点,谦逊、包容和内敛。难道这些是由于他对中国文化的热爱而产生的?还是本性使然?可 能二者兼而有之吧。是一天天认真投入的琢磨,是一遍遍坚持不懈的练习让石逵思更多地感受到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和迷人魅力。他留给我们的更多的是一份别样的 感动和启示,祝愿他在中国的每一天都快乐、充实,学有所成……

李寅飞与石逵思交流有感:

其实很早就听说过逵思,很多人向我说起总看到一个外国人打板儿,但我一直不以为意,也没有很强的见他的欲望。

在 各个相声演出团体的后台,也总看到一些外国人,满嘴江湖口,穿着中式的服装,像什么大牛啊、曹操啊,我一直是不乐意和他们打交道的。总觉得他们学的是皮 毛,是噱头,有这工夫还不如研究研究自己国家的东西呢,中国的好东西一点没学走,胡同串子的那一套倒是全明白,那不是民俗,那是糟粕。

初 见逵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只是一个穿着普通,貌不惊人的老外。学习新闻的背景让我一上来也是沿着采访的路数进行切入和聊天的,只是想能够采到所谓有新 闻价值的东西。但是慢慢我发现,他拥有一种很多混迹在曲艺行里的外国人所没有的一种淡然——愿意塌下心来去了解中国曲艺的始末,愿意去接触表演技巧意外的 东西,愿意用自己的时间走遍北京去了解很多连我们这些自诩为资深爱好者都很少问津的东西,并把它们记录下来,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没有想到,却是由一 位外国人在做的。

其 实我在心理上接受他,并不是因为他对于相声的熟知,并不是因为他能在两个月间掌握打板儿技术并演唱一小段《酒迷》,也不是因为我们在艺术上进行的交流,用 我们的话说叫盘道。而是我听说他在大学本科期间所学习的是宗教学,所研习的是佛教,让我心生感触。在一个家人全部是天主教徒的家庭里,有这样一个男孩儿, 可以说是没有来由的与东方的宗教、艺术结下不解之缘,或许这就是上帝造人吧,与生俱来的一种缘分。就像我第一次听到电视里面的评述杨家将,也会兴奋不已, 并从此开始自己模仿、学习并热爱上曲艺艺术一样,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缘法。或许每个人,最没有来由地爱上的东西,才是你一辈子最为珍惜的,而经过诸多 理性思考之后所做出的选择,必定不是你的最爱。在艺术上,我认为尤为如此。

十 分遗憾,逵思四月份要返回美国答辩了,无法参加曲艺队建队以来的第一个快板专场。平心而论,他的业务水平也远没有达到能上专场的要求,但是他爱曲艺,仅此 一点,就足够了。我见过太多混迹于这个行业里的人,也与许许多多前辈高人促膝问艺,但是却在这样一次聊天中,用上一种久违的感动,在这个春天的下午,很是 温暖。